南京的特点认识不足

应该了解一下群众怎么反映,然后再去做这种事情,这毕竟不是一件小事。

刘海琴:

的的确确要把速度慢下来,时间一定要服从质量。

投资巨大、影响巨大,市民关心的市政项目,应该谁说了算。

南京市民:

南京工业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江苏省建筑师学会秘书长 汪永平:

整个南京市挖得片甲不留,感觉到处都在挖。

南京市民:

工程已经干了三年,如果暂停后续怎么办?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市长倒了!工程停了?

政府部门重视一下,原来花的钱不能白白花掉。

解说:

这个是个大的工程,应该先了解一下群众怎么反映,然后再去做这个事情。

南京市民:

这里是紧邻南京玄武湖的花木公司附近,那么目前现场正在进行的是雨污分流工程的管网埋设工作。在今年的林会上,南京市政府公布的2010年南京本级财政专项资金当中,用于像这样的雨污分流、河道整治以及玄武湖环境整治正重大工程的专项资金将达到169000万元。

评论员:

南京市民:

记者 田甜:

前一段时间是有点扰民,但是我觉得这个事情要做就要把它做完,不能变成半拉子工程。

耗资183亿,工期历时五年,在200平方公里城区内展开施工,轰轰烈烈的南京雨污分流工程,真的要暂停吗?

今天晚上,北京在它的晚上的高峰时间也就是5点多钟到7点多钟的时候,由于外事活动的交通管制导致整个北京东部的交通几乎陷入到了完全瘫痪这样一种令人绝望的境地,用史诗般的拥堵都没法去形容它了,长安街延长线、机场路进京方向、二环三环四环五环等等等等。我相信很多人回家的路都要延迟一个小时,甚至更长更长的时间,抱怨的声也不会少。其实可能很多人会去想,外事活动,为什么一定要把交通管制安排在这样一个晚高峰的交通本来就很难的时期,但是我想外交无小事,人们应该可以理解,毕竟是在北京首都这样的事恐怕也少不了。但是真的就没有解决的办法了吗?比如说,我们查相关的有关部门的官方网站上发现针对这样的交通管制没有任何的这种提示。那好了,这样的一个绝望的让人感受的这种拥堵,也提醒我们思考这样的一个问题。首先我们尽可能地不在这种早高峰和晚高峰的时候在各个时候进行这种交通管制,假如像外事活动和重要的政务活动不得不交通管制的时候,可不可以有关部门通过现代化的通讯手段,比如说微信、短信、电视机上的字幕,还有其他的互联网等等一些方式,提前几个小时告知公众,我们哪几块要进行交通管制,出于安保的原因,你只要说是交通管制就好了,这样的话让大家选择去做公共交通更配合你进行很好地这种交通管制。外交无小事,老百姓的生活也不是小事,我想只要心里头有这种以人为本的服务精神,就一定会在这两者之间找到最好的协调的空间,您觉得呢?

您看汪教授您也是这个方面的专家,我想您是否一开始有意见,您是否有畅通的表达意见的通道,是否听到了来自你这方面的意见,包括你其他的同行和这个领域的专家,是否进行过论证?

今天我们也找到最早报道该消息的媒体,他们报道说昨天南京市住建部门向社会通报,目前没有开工的雨污分流工程已经暂停,已经开工的项目也在加速整改,并加快收边收口,赶快将平静还给市民。

好了接下来咱们不说说北京了,说说南京。南京交通也非常堵,近几年来,而且不管晚上或者白天都是这样,为什么呢?我们来看看,能不堵吗?在它的交通的干道上经常会有这样一个施工的围栏,都是看前方施工减速慢性,都是这样的一个围栏,形成这样又一个长征阻的状态。前几天我也去过南京,感受到了那种拥堵,随着离史诗般还有点距离,但是也够呛,每个人都在怨声载道,为什么?2010年的时候开始南京实施一个叫雨污分流的工程,简单地说就是把雨水和污水分流开,然后地下管道的整个这样一种改建。按理说这是一个民生工程,但是又感觉严重地扰民,老百姓是怨声载道。前些天南京市市长季建业也是推动这项工程的市长在中央的决心下,拿下了,没两天人们突然发现,老百姓有点意见的雨污分流的工程悄悄的停了,这是什么情况?

接下来,也要向很多的专家,包括当事人去求证一下。接下来我们要连线南京工业大学建筑系的教授汪永平,汪教授你好。

2010年1月 江苏太新闻:

今天下午,记者向南京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求证该消息,该负责人表示,他们并没有向社会发出过通报,目前对于一些发现问题的地方,确实有停工整顿的现象,但雨污分流工程还在进行中。然而,不论是继续进行还是暂停整顿,这项已经实施了三年的工程对南京市民来说,却有着很多烦恼的体会。工程原定一个半月完成,却拖了4个多月,施工粗放、管理混乱,还带来十多起盗窃事件。本月初南京日报报道了部分南京市民因为雨污分流工程遭遇的生活麻烦,文章提到建设方、施工方敷衍塞责,明星工程成了闹心工程,为民变成了伤民。

南京市民:

解说:

是不是工程缓一缓?给老百姓一些喘息空间。

评论员:

我总的来讲,我的感觉因为我是南京搞历史文化名城研究,我觉得因为他对南京的特色,南京的特点认识不足。为什么?因为南京历史文化名城,过去这个城市他有2500年的历史,再加上排水工程,实际上应该讲在历史上是做的比较好的。因为明代、清代都用河道去排水,所以这个工程用一个人工方式的方法去解决我们现在排水的问题,我觉得没有很好地和历史的东西结合。对南京的城市,南京的历史文化认识不足,所以这个工程为什么前期调研发放的论证和一些设计,我也听说这个时间太短了,没有充分地考虑。

虽然对于雨污分流工程存有意见,但是南京市民还是表达对于这项民生工程的关心,面对现如今被叫停的传言,他们也希望相关部门的决策能考虑到他们的感受。

解说:

b:

解说:

评论员 白岩松:

解说:

耗时5年,总投资183亿元,要从源头控制污水下河,从根本上改善城市水环境,净化城市的血脉,数字、背景、前景这是2010年南京媒体的报道中描述的雨污分流的工程。而从此之后,南京雨污分流工程一直没有离开过媒体和公众关注的视线。今天又有一则与此相关的消息。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评论员:

市民:

市民代表 刘海琴:

南京雨污分流工程真的要被叫停吗?今天下午记者前往南京市郑淮路的一处施工现场,这已不见了施工人员,水管、井盖、水泥等材料堆放在路边,并且用防晒网覆盖遮挡,面对这样的景象,很多市民也疑惑不解。

市长倒了是确定的,所以是感叹号,工程停了,现在看来还是一个问号,并没有得到一个权威的证实,用暂停可能是更加确切。其实就在南京市市长季建业被拿下之前不久,他自己也意识到这里问题很多。你看8月30号的《扬子晚报》南京的,季建业本身就强调,这项工程难度确实很大,比我们原先预想的要大。季建业坦言,在工程的难度复杂性上,前期认识不足,这个我也有责任。第一对工程的艰巨性理解还不深,第二宣传发动不到位,第三施工组织有不到位的地方,所以这个要讲责任,首先是我的责任。一个如此大规模投资的这种项目,而且已经进行了三年,但是最后总结的时候就是说前期认识不足。不过这也提醒我们必须思考另外一个问题,如果季建业不是中央非常有决心地拿下,而且当然我们目前还无法看到,他被拿下跟这个雨污分流工程有什么确切的关系。但是更引发我们这样的一个假设,如果他不被拿下,即便老百姓有很多的怨声载道之声,这个工程如果季建业非要干,我们有什么样的方法能够阻止他不干吗?我想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号。

把我家门前的路挖了,门后的路挖了,大路挖了,小路挖了。

你好,白岩松你好。

按理说这是一个民生工程,因为雨污分流,但是为什么南京的老百姓也包括您自己的感受来说,却有这么多的怨言,您觉得问题主要出在哪?

主要是路,人都不好走,别说骑个车子,或者家里面有个汽车出去(都不方便)。

汪永平: